穿成蛇精男主后师弟他黑化了

空虚寂寥的夜 第(1/3)分页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
[【网站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

其实方青泽是不怕鬼的——在他亲眼见到之前。

“我要你陪我睡觉,你愿意么?”

声音不大不小,能爬遍在场每个人的耳朵。

谢时韵微微犹豫着。

其实,像她这般美丽聪慧的少女,目光定驻在一人身上时,是很难不令人心动的,或者至少会分神去注意到她。

谢时韵抬头:“师……哥哥,什么事?”

方青泽想起来了!这不是醉芳居男子院中最大的一座殿堂么?

还没说完,就被方青泽简单粗暴地打断:“你睡床,我打地铺。”

空间不大,正中央摆着一张招摇的大红床,轻纱薄帐,似有似无遮住榻上那套鸳鸯刺绣的被褥,以及两个紧紧依靠的枕头。

然而,每当自己呼唤他,他又会忽然“活”就来,会笑,会发怒,就好像……那种无悲无喜的状态才是错觉。

谢时韵一愣,漆黑的瞳中映出那人似笑非笑的面孔。

闲玉堂?怎么有些耳熟。

方青泽出神地叫:“幺弟。”

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,方青泽现在可算是体会到了。

方青泽恨得牙痒痒,白鹤道人见他满脸苦大仇深,大有宁死不从的决心,害怕两人又起争执,忙岔开话题:“二位小友,现下已过子时,怕是不好找住处,不如就在这闲玉堂先住下吧。”

可谢时韵小小年纪练就一身凉薄之气,半分神情不动,目视虚空。事实上,他看谁也总像隔着千山万水,方青泽甚至觉得,他眼中是没有任何人的。

嗤的一声轻响,火石轻擦,烛火登时点亮整间屋子。

“师兄,要不然……”

床尾,兽头香炉上青烟袅袅,甜腻的香味萦满整个房间。

骂吧,再骂大声点,最好往祖宗十八代骂上去。方青泽直起身子,笑眼弯弯。反正也和他没有半点关系。

但很可惜,女主是不能用任何一个寻常女子的标准去判断的,尤其是在一本烂尾的辣/鸡文里。

方青泽嫌弃道:“床很

*

方青泽当然只是瞎叫唤,但他见许亦鸢忿忿瞪过来,满肚子坏水忍不住冒泡。他弯下腰,凑到谢时韵眼前不远不近的地方,用暧昧的语气一字一顿道。

床头,两对手腕粗细的红烛缓缓燃烧,跳动的烛火,照映着小师弟那张冷冽、微带无措的脸。

他眨了眨眼,过近的压迫似乎令他不适,但并未躲开:“当然。”

他只要松口,谢时韵必然也会留下,许亦鸢抿唇一笑,眼神轻飘飘飞了过去,眼波泠泠,如含春水。

浑身一凛,汗毛倒竖,他正想拒绝,白鹤道人却像找到他的死穴般:“谢公子,实不相瞒,如今你手中拿的长命锁是那女鬼苦苦追寻多日之物,她定然不会放过你。现在出门,怕是多有危险。”

他几乎从牙缝里挤出来:“行。”

一席话浇了他满头冷水。

他这么用心良苦,不就是为了让女主离小师弟远些么?!

那平日里在赤身裸体在床单中滚来滚去的,岂不就是……

“谢!!时!!!青!!”咆哮的声音几乎掀翻房顶,“你这个混蛋!!”
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

阅读页设置
背景颜色

默认

淡灰

深绿

橙黄

夜间

字体大小

章节为网友上传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。